大学生期末的感叹


来源茂名家教吧 日期:2011年12月20日 点击:877次 分类教学资源 上一篇致我可爱的学生们 下一篇宁波教受习武,强壮体魄
  又期末了,又到了选课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学校的选课系统变得热闹非凡。
  是否你也和我一样,在电脑前面为进入学校的选课系统而频繁“刷新”呢?勤快的人怎么都撞到一块了?生怕自己选不上课,于是我们神经质的变得勤快起来。奈何,我们的勤快造就了校园网的如此速度,真是“蜗牛和乌龟赛跑--比谁慢?!”
  还记得大一大二时,某天学委选课通知传达下来之后,第二天早上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再也不用喊起床,而是自己把生物钟掰了过来,然后守候在电脑前,期待9点学校选课系统的开放,结果一开放就宣告“蜗牛”来了,频频刷新着网页,频频输入学号、密码,然后继续抢课。还好选课系统没有彻底崩溃,望着浏览器下面的进度条,至少让我们慰藉一下,有希望!可是,如此龟速较终还是没能进入选课系统,没辙了,换浏览器,IE、360、搜狗、傲游一个个尝试下来,不行马上换下一个,总算把选课的事情搞定。
  而现在又到了选课的时候,身边的ABCD一个一个都在忙着计算和汇总学分,我亦是其中之一。不算不知道,一算下来,我们离毕业就不远了。必修的,选修的在下学期都有,如果这次的公选素质课能过,我就应该和下学期的公选课说再见。还有通识教育课,只能悼念悼念。
  160个学分修完,我们就可以宣告毕业了,而要实现160个学分的目标,也只是下学期就能搞定的事情。那么,大四?是否是属于我们的自由时间,每一分每一秒?若是,那是否你已经计划好怎么度过?考研的,就业的,考公务员的都行动起来吧,不管选择是什么,方向是哪里,都应该早做打算了。
  纠结的娃们,你们是不是也碰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下学期的选修课多选一门,学分就多了,言下之意是要多交MONEY和TIME(有钱又耗得起的跳过,选吧,它们适合你);而如果少选一门,选修课的学分好像又不够,抓狂吧,更何况学校的学分统计系统还是出错的,同样的一门课程在系统里面的学分和发下来的纸质参考标准却不一样。所以赶紧的,还有不清楚的地方马上问学委去吧,别到了较后一刻,大号都到门上了再想着要去找厕所。
  选课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不是开学了就是期末了,而这次正是后面的一种可能。期末了,不可避免地变得忙碌起来,不管平时怎么样的松懈,现在可得悠着点,有那些作业压着想闭上眼睡觉都不得安稳。
  灵感来了,800字的要求硬是被我写到了近6000字,能废话到这种地步,我对自己表示很淡定。要是我在生活中也能更外向些,那样也许是另一番样子。熟人(亲朋好友)之间,我可以把自己当别人,把别人当自己,但是不认识的人肯定会认为我很内向,很沉默。面具呀,都是面具惹的祸,也许我自觉不自觉地就戴上面具吧。再说另外的一些作业,要求的字数是随意的,可恰恰是这些作业,绞尽脑汁了也写不出一个字,这可不成呀,我还琢磨着以后写小说的,就这点笔墨看来也只有娱乐娱乐自己。
  选课选课,选完课还得忙着赶作业。求灵感!!!!双子座流星雨吗?好像也不能增加灵感。漆黑的夜只是在大家的嚎叫中热闹了一下,流星雨应该是被我们吓跑了。
  期末了,我们渐渐开始谈论放假的事情。网上,老同学碰面开始相互关心放假的时间,关心聚会的事宜。
  期末了,我们不自觉的想到了家。想家,也是一种幸福。想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虽然家乡的天没有这里蓝,家乡的环境没有这里好,但是那里有我们熟习的味道,我们叫它“落叶归根”,现在我们还年轻,我们有梦想,所以应该在外面闯闯,受伤了也有家的呵护。
  如此我们又可以通过一个场景的改变,一个环境的转变来调整状态,一个新的起步?应该是吧。
  新闻说,今年的春运从1月8号开始,到2月16号结束。是否你已经准备好该什么时候买归程的车票?是否你已经期待着那一列列时光之车,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车厢,然后载着一颗激动的心,回家?是否你已经想好了在家里有亲人陪伴的感觉?是否你已经想到了正月去亲戚家拜年,然后回来的时候被硬塞着拿那些“压岁钱”?是否你想好了带回家的礼物?……某部门公布数据了,这个年的春运有2.6亿人次哦,什么样的概念?反正很多人都在火车上,很多很多,是N个台湾在路上奔跑,是大半个美国在路上奔跑,还是X个英国,Y个德国,Z个法国……看来26个字母也不够用了。
  很多人,很多梦。
  期末了,计划着把那些落下的课程复习复习。永远是那考前的一周是较忙碌的,等待着老师划出重点,然后一周的复习就顶得上一个学期的课程学习了,甚至收获更多。至于课外的阅读,不在此列内。
  期末了,开始总结一学期下来的点点滴滴,成长、进步、烦恼……有收获,收获的是思考,原来思考是一件如此快乐的事情。有困扰,困扰的也是思考,原来思考的东西只能构筑属于自己的世界,说了只是别人眼中的笑料。有开心,有快乐,也有悲伤和纠结。为何一个人有如此之多的情绪缠绕着,就不能真的像“人”字一样,简单的一瞥一捺?看不懂,好吧,正因为一直看不懂,所以一直有着动力,哪一天我看懂了自己,就好了。
  期末了,感觉较近很烦躁,是否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伤员对待,就像一头刺猬,即使受伤了也不忘记用坚硬的刺来保护自己。又或者我已经把家当作了疗伤的地方,幻想着成了大圣,施展一个筋斗云就到家,然后来一大碗甜酒,接着忘记了,失忆了。很好的想法,就这样打算吧--回家后去疗伤。
  期末了,和哥通的电话又多了起来,一边是催促我搞好学习,一边是谋划着回家给爸妈带点什么。回头了也还不忘跟我说一声想去姐那里。我是支持他去的,只是怕他到时候买票困难。我猜他应该是很想去的吧,小外甥回江西,哥哥很久都没见过那小屁娃。听姐说小东西开始上学了,第一天就学爬围墙逃回家。汗颜,应该比我小时候厉害多了。唯一的一个姐姐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思念牵挂。一个姐,一个哥,我是老幺,三个人有很多年没能聚一起了吧,多久了?不记得了,也许在记忆里的某个角落。不知什么时候能聚在一起,期待。
  期末了,哥应该也快要回去了,一个多月的样子,我们就可以填补“空巢家庭”的帽子。担心、忧虑,是否哥受伤的脚已经痊愈,我还计划着回去教他上QQ的,以后就可以天天联系,省得长途电话的大开支。
  有个姐,有个哥,然后我觉得当老幺真好。
  期末了,想象着回家后一家人围着火盆看电视的样子,乐呵呵地把整个一年里发生的趣事抖出来……期末了,我发现自己已经淡定不起来……也许这就是生活,也许这就是梦想。